众乐同知-真美善的生活互动传播交流平台

众乐同知-文化-信息-交流-新闻动态-真美善的生活互动传播交流平台

当前位置: 众乐同知 > 文化传播 >

写意性电视专题片配音意境的营造

时间:2020-08-26 15:26来源:未知 作者:屈原靖夫 点击:
专题片配音是传媒配音网配音公司推出的配音重点服务项目和优势题材项目,致力于为广大客户提供高品质广告配音服务。我们拥有数百位资深配音员,是多媒体时代语音解决方案的首
    专题片配音是传媒配音网配音公司推出的配音重点服务项目和优势题材项目,致力于为广大客户提供高品质广告配音服务。我们拥有数百位资深配音员,是多媒体时代语音解决方案的首选供应商和全国知名的连锁配音服务品牌,为您提供央视级别的普通话广告配音(国语广告配音)、英语广告配音(英文广告配音)、广东话广告配音(粤语广告配音)以及各地方言广告配音服务。

    写意性电视专题片,在整体构思和艺术表现上,不仅注重生活情状和过程的具体展现,更应着重于意境的营造与开掘。所谓意境,就是创作者的主观思想情感与作品的客观生活环境有机地融汇成完整的艺术整体,也就是作品所体现的景与情、形与神的有机结合所创造的统一而又独特的艺术境界。它给予观众的不是简单的思想主题诠释,而是深刻的艺术审和感情。观众可从作品的特定意境中感受到生活的韵味,体味人生的谛。

    一件好的电视作品,必须在结构、画面、声音等方面有其完整性。

    1.结构

    结构本身属于美学范畴。就像建筑一样,声画材料等于砖瓦,声画美,才能组合美。时空纵横形成整体合一的美。电视是时空艺术,空间建立在时间之上,更典型地带有时间艺术的特征。就像交响乐的序曲一样,开篇最重要,它展现的是灵魂。一定要给观众一个非常精彩的开篇,火热的、沸腾的节奏,使观众融入到片中来。如《方荣翔》的开篇,由戏院空镜头出场,音乐、唱音随着观众喝彩声出现标题——“方荣翔”,对戏剧大师的艺术品质高度赞赏的氛围扑面而来。

    2.画面

    恩格斯曾说:“倾向,应当不是要特别地说出,而要让它自己从场面和情节中流露出来。”审美情感是摄像师创作的原动力。摄像师在拍摄过程中只有抓住客体本质与主体情感的内在联系,把自己美的理念注入到拍摄的画面素材中,这样拍摄出的画面才具有审美意义。把光线对周围环境的作用引入电视是一个重要的发现。要让光线对整个画面的气氛起作用,通常自然光更为有效,因为它铺散有度,而且柔和细腻。但是也有自然光难以达到的效果,这些效果就需要人工光线营造,才能获得平时无法见到的效果。比如,《吴门烟水》中摄像多是借助前景,交代环境特征,营造一种意境。如用苏州典型的窗洞等表现软水温山、湿润的绿色。最妙的一笔是用大摇臂从喧嚣的街道外景摇到高墙内的园林,“大隐隐于市”的寓意巧妙而又含蓄地展现开来。

    3.编辑

    好的剪辑是影视作品的“神来之笔”。特征化空镜头的合理运用,是营造意境必不可少的手法。日出,象征着希望;晴空彩云,象征着放飞的心情;乌云滚滚,象征着沉重和压抑;风雨雷电,风花雪月,山海江河,潮起潮落,飞禽走兽,万事万物无不在传递着泛指和单指的情绪和情感。看似平常的空镜头,却深藏着无尽的意蕴。但是特技的使用要切忌生硬和附加感,技巧形式的选择要有助于内容的表达,要表现情感,不要漫无目的地乱用,玩花哨。

    4.音乐

    电视音乐的创作和画面是共存的,必须符合电视视听语言的语法和观念,应随着片中情绪的发展和人物内心的活动,一个乐句交换给下一个乐句,把内涵表达得淋漓尽致,让人回味无穷。中国人写文章讲究“起承转合”,要“水到渠成”。配乐亦然。音乐是为片子的主题服务的,无论用什么样的音乐,无论是一种风格一统到底,还是情绪大起大落、大悲大喜,音乐的选择本身应该有一个主题、一个脉络。这个主题是片子赋予的,这个脉络是通过对音乐的编辑后形成的。

    5.解说词

    解说词对于电视画面中背景的交代、主题的升华、意境的烘托和气氛的渲染,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电视片解说词的创作者只有饱含真挚的感情,才能够赋予解说词以巨大的张力,从而增强画面形象的艺术感染力。《西藏的诱惑》抒发了对西藏的热爱、赞美之情,赞扬西藏人民特有的诚挚追求、不倦奋斗的“朝圣精神”。创作者刘郎着力于主体情感的抒发,将自己饱满、真挚的主观情感体验融入到西藏绮丽而纯净的画面之中。

    6.诗化处理,用意境烘托形象

    解说词的创作应当借鉴诗的洗练与概括,学习诗的空灵和疏朗的韵致,给画面留下一些空白,这样,意境与神韵就有舒展的空间,为画面带来经久不衰的艺术效果,使观众的视觉、听觉、想象等审美感官联合起来,充分体会百转千回的意境。

    不仅“留白”法可以营造画面的意韵,声画分离、声画对位也创造同样的艺术效果。一般而言,解说词与声画同步合一,呈现对位局面。但有时为了求得特殊的艺术效果,可以让解说词与画面“分离”。比如《话说长江》中,画面是重庆蜿蜒的街道,解说词说的是如果东北有这样一座山城,可能会出现什么样的境况;画面是岳阳楼和洞庭湖,作者的思绪却在养育了范仲淹的太湖碧波中遨游。这样的“分离”是必要的。这种“分离”扩大和加深了主题思想,加深了观众对画面形象的理解,使想象升华,增强审美感受,观众会由此而领悟到更为深刻的意象,达到较高的审美价值。 (责任编辑:屈原靖夫)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